王亚伟:独立思考追求成长

节选自:证券时报(深圳) 2008年10月21日 转自:清华校友网

 

“最牛基金经理”王亚伟,1971年生,清华大学1989级电子系、经管学院双学位。

施拉普纳说过,当你不知道把球往哪踢的时候,那就往对方的球门踢。如果你不知道把钱往何处投,那就买牛股吧!在海风阵阵的咖啡厅里,王亚伟微笑着说。

王亚伟在华夏基金身兼数职——华夏基金管理公司副总裁、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华夏大盘精选基金经理,他管理的华夏大盘精选基金在今年净值增长已超过一倍,累计净值达2.3元。

王亚伟有着安徽人特有的书卷气,而且看上去非常年轻,更像一位大学老师。虽然通过两次电话,而且记者也深知基金业是一个年轻人扎堆的行业,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就是这么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掌控着华夏基金旗下15只基金近700亿资产的投资动向。

坚定追求成长股

王亚伟是旗帜鲜明的成长股拥趸,他表示,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在一轮牛市中,投资成长股的收益率一定会大于价值股。王亚伟认为,牛股不存在流动性的问题,他明确表示:在目前市场给予流动性以溢价而不是给予成长性以溢价的时候,正是买入成长股的最佳时机。

对王亚伟投资思想影响最大的是彼得·林奇,王亚伟表示,作为共同基金行业最成功的基金经理,彼得·林奇的成功经验最有可能在中国的共同基金行业得到复制,而巴菲特、索罗斯虽然同样成功,甚至更成功,但他们的成功经验却不一定完全适用于共同基金行业。王亚伟进入证卷业最早接触的就是彼得·林奇的书,比如《在华尔街崛起》、《战胜华尔街》,这使他在投资生涯的早期就对投资成长性股票有了相当的认识。

王亚伟认为,选对牛股是获得超额利润的最重要来源,比如泸州老窖的投资价值就是由华夏基金管理公司率先发掘。但王亚伟却反对盲目追逐热门股,他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跟随热点买股票,就像黄金周登黄山,春节去三亚,热闹固然热闹,却与你观光休闲的目标大相径庭,除非你觉得与人斗其乐无穷,才会参与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博弈,如果你真正想让资产安全稳定地增值,一定要另辟蹊径。

要想寻找未来的牛股,你必须要从目前充斥市场上的各种声音中冷静下来,独立思考。这是个信息泛滥的时代,信息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你必须要有敏锐的洞察力和过滤能力,才能抓住事情的关键,不然就会被淹没和迷失方向。王亚伟表示,作为基金的管理人,投资者把钱交给你就是要你代替他去思考,你要是随波逐流,缺乏独立思考的精神,就是没有做到尽职尽责。

早年的投资情结

王亚伟对投资的热爱在大学时代就埋下了种子。我记得大四那年就开始买《中国证券报》,那是1993年,该报刚创办,一周只有两期,我还到编辑部买了合订本。从那时起,王亚伟开始积累对股市的认识。王亚伟本科学习的是电子专业,身边没有同学对财经、股市感兴趣,班上只有他一个人选修了清华经管学院的企业管理双学位。王亚伟还记得当时开了一门证券投资课,授课老师有很多投资方面的经历,讲得很生动,激发起了他对股市的兴趣。

1994年夏天,王亚伟带着电子与企业管理双学位证书,离开了清华大学的校园,在中信下属的中信国际合作公司工作了一年,主要是做商务方面的工作,最后三个月开始接触股票投资业务。为了在证券行业得到进一步发展,王亚伟于1995年下半年加盟华夏证券,正式跨进证券业大门。在华夏证券,王亚伟一直在营业部工作,那时候营业部的研究部门通常要负责为客户提供日常的投资咨询服务,同时也会做一些自营性质的投资。

当时,我们没有把工作停留在简单地做股评方面,而是试图从企业基本面来挖掘投资机会。当然,那时的研究与现在比起来要粗浅得多,也不成熟,但还是能发现一些好的投资机会。我们通过实地调研,为投资者推荐了一些后来表现非常出色的股票,得到了投资者的普遍认同。可以说,在那个时候,就奠定了我日后注重从基本面出发,偏好成长股的投资风格。

1998年,王亚伟从华夏证券转到刚刚设立的华夏基金管理公司,开始了他从事基金投资管理业务的历程。

纯净的心

王亚伟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对于投资,他观点鲜明,就事论事,并不会讲很多玄妙的思想与理论,说到自己,他更是特别的简略。虽有同事透露他爱好电影、音乐和摄影,王亚伟却表示,因为没有时间过多的投入,只谈得上有点喜欢而已。呆在家里陪五岁多的小女儿玩,是王亚伟最开心的事。

王亚伟表示,在业余时间会尽量不去想股票的事,虽然有时候也有压力,但会想办法让自己保持轻松的心态。对于业绩排名,王亚伟认为,为投资人谋取最大收益是基金经理的职责,需严肃对待,而排名只是一场游戏,只能以游戏的心态去参与。如果处理不好两者的关系,以严肃的态度去对待排名游戏,其后果可能导致以游戏的态度对待严肃的工作,这就背离了投资管理行业的职业精神。所以,无论是投资者、媒体、基金管理公司还是基金经理本人,都不必过分看重排名,尤其是短期排名。

到采访结束时,我有一种感觉,王亚伟其实是天生的职业投资人。从那种沉稳的态度、不疾不徐的语速,可以看出他平静内敛的个性,即使是一些曾经轰轰烈烈的事件或者是精彩的观点,在王亚伟淡淡的讲述中,都会变得平凡起来。

王亚伟看起来甚至有些单纯,好像一直生活在大学校园这样与社会有着一定距离的地方,如果说投资需要一颗纯净的心,他无疑具备这一素质。几乎所有的投资大师都强调:做投资不是要战胜别人,而是要战胜自我。王亚伟思想敏锐,却不会很执著于自我,如果说贪婪和恐惧是投资的必经之路,王亚伟这两方面的情绪都不会太强烈,这是天性使然,而非后天修练。

投资心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投资经历

王亚伟:19984月底,华夏基金管理公司的第一只基金兴华基金发行募集了20亿,在钱到位的建仓期,正值五粮液上市。我们当时比较看好这家公司,而且办公室对面就是五粮液的专卖店,感觉上好像挺有缘的,上市第一天我们就在40元左右买进去了。不到一周的时间,五粮液就涨到了60多元,一下子就浮盈近2000万元,当时难免有点飘飘然,觉得赚钱太容易了,原来做基金投资如此简单。我定下计划,股价一到70元就开始卖出。结果五粮液的股价最高涨到69.8元就开始一路回调,计划中的70元始终未达到。三个月后股价跌回40多元时终于疼下决心卖掉了,最后只赚了一百多万。这一次投资让我认识到,要想成功投资,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市场的演变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浮躁心理是投资大忌,要了解市场并尊重市场,随时评估市场的变化。说到底,就是应该始终保持一种谨慎的心态。

是否会受情绪的影响?

王亚伟:有了这么多年的投资经历,基本上能克服情绪波动对操作的影响,也不会因为重仓了什么股票就睡不着觉。我不会冒很大的风险去买一只股票,在买入股票之前,一定要对公司的基本情况有较深入的了解,不买自己无法把握的股票,更不要把投资置于可能因一次失误而满盘皆输的境地。当然,判断错误的时候肯定是有的,但没关系,只要去改正就好了,没有谁可以永远正确。真正决定投资收益的是复利,投资成败的关键不是一年赚多少钱,而是能否十年二十年持续地赚钱,做投资一定要有长远的眼光,不必计较一时得失。抱有这样的心态,就能降低投资结果对情绪的影响,也能降低情绪对投资行为的影响。

彼得·林奇曾说过,就投资而言,艺术与历史比数学、金融更管用,你怎么看?

王亚伟:一个成功的职业投资人应具备一些相互矛盾的素质,比如说既要有大局观又要关注细节;既要保持客观理性又要富有激情;既要遵守投资纪律又要懂得灵活变通;既要有开放的心态广泛听取别人的意见又要能独立思考不盲从。至于怎么样才能把矛盾的两方面统一起来,不走极端,需要的就是艺术性的把握能力,掌握分寸很重要,过犹不及。比如,彼得·林奇既说过要跟股票谈恋爱,又说过千万不要和股票谈恋爱,看似自相矛盾,实际上是就投资的不同方面谈问题,不能片面去理解。

选股方面有什么心得?

王亚伟:我们注重发掘股票中被市场低估的因素,比如说某公司的成长性被低估了,或者价值因素型公司的隐蔽资产被低估了,我会买进这类股票,等待市场发现、认同。这并不局限于某一个方面,只要有一个因素被明显低估就可以考虑。就像一个公司的业绩超出了大家的预期,必然会引发股价的变化。这种机会市场上永远都有,只要市场长期而言是有效的。(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