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洪:大道有为亦可道

 ——访深圳市航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杨洪

【清华MBA人物志系列】

杨洪,清华MBA1999级校友,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现任深圳市航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裁、CEO,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历任陕南航空大学团委书记、深圳西万公司副总经理。1993年至今执掌航盛,并带领其成为中国汽车电子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他本人也曾获得“中央企业级劳动模范”、“中国汽车电子行业最佳CEO”、“深圳市第二届优秀创业企业家”等称号。2012年首任清华MBA深圳校友会会长。

“做人做好了,事业的成功是必然的。如果做人做不好,事业的成功往往也是阶段性的,最终还是会走弯路。

——杨洪

西汉文学家扬雄曾曰:“书,心画也。”人与字,字与人,二而一,一而二,如鱼水相融,见字如见人,正所谓“字如其人”也。未见其人,先睹其字,在杨洪身上再次完美印证了“字人合一”之奇妙。

在杨洪办公室外的墙上,有一幅镶有木框简单装裱过的字画,上有四个大字——大道有为,笔劲有骨、挺然奔放,磊落洒脱,同时让你心生清气。顺势看到左下方,落款为“杨洪”。几个小时之后,当见到终于得以在百忙之中抽身的杨洪时,心中顿时惊叹古人的智慧与古语的精妙。

字如其人,人如其言,“大道有为”,大道可道。

创业之道:勇担责任、保持专注

谈创业,杨洪绝对有发言权。27岁那年,杨洪先“舍”,南下深圳创业,大胜,而后“得”。

杨洪从小在陕南012基地长大,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1990年,27岁的他已经是陕南航空大学团支部书记、电子系副主任,年轻有为,羡煞旁人。如果没有后来的“南下下海”,按照杨洪自己的估计,“副院长到副校长到党委书记,可能将走这个路子”。没有“如果”,只有“那么”。事实是,经过组织的慎重考虑,同年杨洪被学校派到深圳胜利仪器公司出任第一副总经理,两年后被调至深圳南航电子工业总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他的创业之旅在航盛诞生之前提前启航。

虽说舍得舍得,先舍而后得,但当你拥有的越多时,舍弃时就需要越大的勇气。从陕南到深圳,亲手结束掉自己之前已经铺好的成功之路,重新从零开始,杨洪不是没有怀疑过,不是没有担心过,只是在创业所带来的新鲜和兴奋、可能取得更大成功的刺激和诱惑面前,杨洪选择应战,不是尽力而为,而是竭尽全力。

1993年,我几乎一天要工作18~20个小时,起早贪黑,家里的事情都顾不上管……那时憋一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劲头,不考虑个人得失,就像消防队长一样,供应商、生产、研发、质量、市场投诉等等,哪里有问题就去哪里灭火。” 没有产品图纸,杨洪就带领员工“凭多年的技术经验拆开线路板,从实物反推,一条一条描绘出线路图,做出样品后再调试。”他回忆说:“当时条件很艰苦,出差都是坐火车,只敢坐硬座,有时买站票一路站过去。”

咬紧牙关扛过1993年的寒冬,到了1994年航盛终于实现了盈利100多万元。杨洪感慨,“这两年是我人生里最困难的一个阶段,深深体会到了创业的艰辛、生存的困难。”两年时间,濒临倒闭的南航凤凰涅槃,无怪乎有人说“杨洪之于航盛,就如王石之于万科”。踏实内敛和责任心强,曾是当初杨洪“被”临危受命南下深圳创业的原因,三年后杨洪用扎实的业绩亲自证明了自己的“不辱使命”。

“创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即便如此,杨洪仍然鼓励年轻人大胆创业,“创业能创造价值,给别人带来新的就业机会,对社会做出新的贡献。创业让你的想法有机会实现,这种成就感是你在其他工作岗位中无法体会到的。”“选定了创业的目标之后,你一定要专注。” “一辈子如果能做成一件事或者是两件事,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选择了从学校到企业,我不后悔,我又选择了汽车电子这个行业,我一做就是20年,我也无怨无悔。”杨洪坦言。

勇于承担责任而不怯懦推诿,保持专注而不朝三暮四,创业犹如寻路,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山穷水尽之后必有柳暗花明?!

守业之道:创新开路、文化护航

都说“创业易守成难”,相较于创业之初的轰轰烈烈和勇敢拼命,守业则更需要水一般的智慧和山一般的刚毅。杨洪用2年时间打下江山占得一席之地,用20年时间守卫他的汽车电子王国。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要想守卫自己打下的王国不被吞噬,唯有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自1993年航盛正式成立后,创新不停,蜕变不止。1999年日韩汽车工业考察之行让他敏锐的地看到了航盛发展的突破口——发展汽车电子产业,这就意味着要放弃原料加工模式,搞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回国后他就立马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设立研发中心,再加之公司整体改制的顺利完成,克服了发展瓶颈的航盛进入一个大扩展时代。

从小河跳到大河,自己着实是强大了,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竞争对手也相对变强大了。航盛虽然在国内过上了较为舒坦的日子,但2005年国际汽车巨头争相登陆中国后,航盛的处境又陡然严峻起来。创新,杨洪拿起的还是这把利器,就算是与国际巨头狭路相逢航盛也敢于叫板,并且企业转型升级、体制机制创新从未停滞。甚至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航盛仍然保持了1 0%的增长。“航盛未来的发展前途无量”,这句温总理的鼓励是对杨洪20年带领航盛所走的创新之路最有力的肯定。

“企业在发展中总是会遇到很多难题,创新是关键,从企业内涵来讲,一定是要与时俱进,产业发展方向、技术、管理都要跟得上。”杨洪又强调说,“不管是技术创新,组织创新,还是文化创新都应统一在公司的一个伟大愿景目标下,在主流核心价值观下去创新,要与民族工业共命运、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相吻合。”“企业文化其实非常重要,是核心竞争力。”

《基业长青——企业永续经营的准则》这本书,杨洪肯定读了不止一次,他已经把这本书读得很薄了,对于书中的精华要义信手拈来。他分享说,一个企业要能做成百年老店,需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是要有伟大的理想,二是要坚持主流价值观,清楚社会良心和行为底线,第三则是应有一个清晰的战略和严格的执行流程去实现公司的远景目标。而对于企业的掌门人,远见和胸怀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特质。

“在专注坚持之外,你的特质就应该是胸怀,你要有伟大的愿景,能包容不同层次的人,有着参与民族复兴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在解说《基业长青》,又何尝不是解说他自己呢?

为人之道:清华本色 厚德正派

“做事先做人”,这句话在杨洪的采访中出现的频率很高。他信奉,成功由智商和情商共同决定,两者中情商更重要。他分析说:“做人做好了,事业的成功是必然的。如果做人做不好,事业的成功往往也是阶段性的,最终还是会走弯路。做人的根本是不变的,变的是只是与时俱进,根据环境的变化做出新的商业决策。”

做什么样的人?在一点上,杨洪对清华大学“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文化推崇有加。“清华人做事非常专注、非常正派,这是我们清华的本色,要坚持,要把这个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1999年杨洪考入清华MBA读书,当时正值航盛成立十周年。三年的MBA学习,不仅让杨洪逐渐清晰了自己对于航盛“世界级、国际化的愿景和规划”,更有机会研磨清华校园文化和清华精神。除了众所周知的厚德正派,对于严谨这一点,杨洪感触颇深。

他回忆说:“在清华这三年,最大的一点感触就是认真,追求实事求是,追求学问。当时为了不耽误上课(杨洪上的是MBA在职班,每周六、日上课),我当时出差一般都不敢超过三天,因为超过三天就会缺两次课,按照清华的规定,1门课缺了两次就不允许参加考试。现在回想整个过程,从知识来讲主要是梳理知识,但老师教你怎么做学问、怎么做人、这个可能才是最重要的。理念、人品、人格,这些才是关键和核心。清华三年,严谨求实,不务虚。”

为了坚守的价值观,为了肩负的责任,如履薄冰,居安思危,压力有,孤独感也有。杨洪很坦然。“高处不胜寒,你孤独是因为你的决策、所作所为不一定能得到别人的理解”。转而他说道,“这个时候你自己要理解你自己,自己要问心无愧,消化这种不理解,缓解释放这种压力。”“我总觉得,办法总比困难多。我相信,只要付出,成功的概率就会比较大。相对而言,如果你专注这件事情,你成功的机会就会比别人大。”他打趣说,“我相信还是正能量比较多一点。”

“每个校友的成功就是清华的成功”。也许正是为了积攒这份正能量,杨洪虽然事务繁忙,仍然欣然答应担任首任清华MBA深圳校友会会长。“深圳校友分会的特色就是,每次活动不奢望能对每一位校友产生很大的作用,但求都能让大家有一些收获,确实推动校友成长、社会进步。”

“清华给我们的,远不是那些课堂上学到的知识,而是给了我们一种很高的诚信,一种很大的自信。前面已经有很多校友做出了很大的业绩和贡献,这样一种人格和印象需要我们这些晚辈传承下去。”这是10年前一个老清华跟他说的,10年后,他把同样的故事说给清华新来的年轻人。(采访:于红蕾王丹 撰稿:学生记者 王丹 20121112日于深圳)

 

(转自清华经管学院MBA校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