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圆清华一世无憾 追随恩师三生有幸

 ——访中国人寿富兰克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陈东

陈东,清华MBA1995级校友,现任中国人寿富兰克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香港中国金融协会副主席、香港中资证券业协会理事。之前曾供职于中国人保信托、中国银河证券及中国人寿,还曾在清华经管学院担任客座教授。清华MBA校友会理事,清华大学香港同学会副秘书长。

“儿时的梦想,实现了”

或大或小,或隐或现,小时候的我们都曾拥有一个梦想。最初的梦想,对每一个人而言,那可是一辈子的梦想。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要考到清华大学,在我们那个年代,很多男孩都有一个清华梦。”这个“我”,就是眼前这位香港中资最大资产管理公司的掌门人陈东。他儿时曾经的清华梦,在他26岁的时候实现了。

陈东本科就读于人民大学国民经济计划专业,1990年毕业之后进入中国人民保险总公司资金运用部工作。后来当他听说清华开设了MBA的课程后就跑来“死气白咧”申请旁听。“我听过一段时间之后觉得很不错,就决定准备考试了。”由于当时清华MBA的报考条件之一是必须有4年的工作经验,当时陈东刚好差一点不满4年,所以他只能先跟着94级的学生一起上课,参加1995年的统一入学考试。

入学面试的情景,虽然已经过去近17年,清晰依旧。陈东回忆道,“当时面试我的是刘冀生和张德老师,他们的问题之一就是‘为什么要报考清华MBA’,我当时不假思索就说,‘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要考到清华大学,这个梦想一定要圆一下。’”毫无悬念,他考上了,梦圆了。

“儿时的梦想,实现了,挺大的满足。”

MBA六年:重装“系统”、升级“软件”

三年的清华MBA学习生活,对陈东来说,是一个快速存力的阶段,这种量的累积从表面上很难测量,但在真正发力时,它的威力绝对会让人震惊。

陈东坦言道:“三年的清华MBA对我事业发力往上走帮助非常大,对我的人生影响也非常大。”据他介绍,这种“特殊的影响”还与当时特殊的社会背景有关。他本科学的是传统的经济计划,但在他毕业不到两年,就有了邓小平南巡讲话和我国市场经济改革的试水。“当时所学的知识架构全被推翻了,我很着急找学上,因为我需要找个机会把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经济管理知识架构重新来一遍。而恰恰是清华MBA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我用三年的时间把自己的知识重新更新了一遍,这为之后自己应战市场经济下的挑战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三年里,陈东一边工作一边上学,充分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和这块难得的资源,发狠要把自己更新个“底儿掉”。他刻苦学习,与班上的同学积极交流,相互切磋。为提高对企业的分析能力,他还挤出时间复习,通过了中国注册会计师的全部课程考试。对于MBA的灵活的教学模式,他状态进入得很快。 “这种职业化的教学风格、方法和理念接触对我之后影响很大。”陈东在经管学院很活跃,经常参与组织各种活动,1996年与郑培敏、文辉等同学还策划组织了清华MBA第一次大型聚会活动。回顾那段忙碌并且可能并不轻松的日子,在他脸上唯有怀念与欣喜。“三年的MBA教育满足了我当时的事业发展需求,边学边用,学以致用,效果很突出。”

效果果真很突出!1997年陈东MBA毕业,仅仅两年后他就得以兼职讲师身份为清华MBA新生独立开设课程了。当时为了缓解MBA项目发展所带来的教师资源紧缺问题,学院决定暂从MBA优秀毕业生中遴选兼职教师。“我自告奋勇说我来试试。”于是从1999年秋季开始,陈东连续三年讲授《中国金融市场实务》,一门16课时的选修课,直到2002年他去美国沃顿商学院做访问学者才终止。三个学年,他一路从兼职讲师做到了客座教授,该课程的讲义也最终被他整理后集结成同名书籍出版。

三年学生生活里,各种重装系统、修复漏洞;三年教师体验中,各种优化加速、电脑门诊。“有幸参与了清华MBA教育的推动和发展”,对于这六年清华MBA,陈东没有最满意,只有更满意。

“清华之子”:我很怀念他

“来清华念书是一辈子的幸运,遇到陈老师则是三生有幸。”陈东所说的陈老师是指陈小悦老师,是他在清华读MBA期间的研究生导师。“清华之子”,他们在专门为他编著的回忆录中这样称呼他。虽然陈老师已经去世近三年,但当谈到恩师,他还是显得很动情。

对于陈小悦老师的传奇般的人生经历和学术成就,陈东如数家珍:去世前唯一的清华一条龙,我国实证会计的创始人和奠基人,朱镕基院长钦点的国家会计学院负责教学的副院长等。“集大智大勇大爱于一体的大师级的老师”是陈东对恩师的印象和评价。“由于在上学之前就对陈老师很了解,所以开学之后就毫不犹豫地选择陈小悦老师做自己的指导老师。毕业之后这么多年,我一直跟他保持紧密的联系,未间断过,受益良多。”不仅陈东如此,其他弟子也都在陈老师个人魅力的感召下一直跟追随着恩师。

除了学术和生活上的指导与关心,陈东坦露,陈老师对自己最大的影响是让自己深刻认识到了锻炼身体的重要性。“陈老师的身体非常棒,60多岁时仍每周打两次篮球,30多分钟就能爬上香山,我们年轻小伙子都跟不上呢。”“他让我们锻炼身体,但从来都是只身教不言传,他不说教。”陈东继续回忆说,他从来不会跟你讲锻炼身体的好处这些大道理,他会直接带你去爬山,让你自己慢慢感受,从而慢慢悟出这个道理。“我现在身体和精神状态如此之好,完全要感谢他,受益终生仅这点就已足够。”

在陈老师的“身教”下,陈门弟子都成了爬山铁杆。他们甚至还与陈老师有一个关于爬山的约定,那就是每年元旦相约去爬山。这约定从2000年开始履行,一直坚持到陈老师因病住院才停止。陈东说,“这是一种很特殊很珍贵的师生缘分。”尽管陈老师在2010年不幸离世,但约定并没有就此废弃。陈门的弟子们还是会相约在每年元旦同时在全国各地爬山,以此来纪念恩师。

生前,陈老师和弟子们有一个爬山的约定,身后,弟子们则帮陈老师完成了一个设立“奖学金”的遗愿。去世后,陈老师的学生们发起募集了一个陈小悦教育基金,用于奖励在会计和金融方面非常优秀,且体育成绩同样优秀的清华学生。作为该基金的主要发起人,陈东一直尽心尽力于该基金的发展,2012年的陈小悦奖学金的颁奖他更是从香港飞回学校亲自参加。能又一次如此安静、如此近距离地走近恩师,这样的机会他怎么舍得错过。“他留给了我们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我追随了他15年,他的音容笑貌和许多交往场景,都好像还在耳边在眼前萦绕,将会深深影响我们的一生。” “尽管去世快3年了,我还是很怀念他。”

“还能”也“还要”接着做下去

陈东在毕业之后,一直在金融证券行业辛勤耕耘。这个行业不仅满足着自己的研究兴趣,同时还承载着自己的理想。上中学时陈东刚好赶上改革开放的浪潮,他曾一度想做一名企业家,想搞企业经营管理,后来接触到金融,感觉很对自己的“胃口”,而且认为金融服务与企业经营管理倒也相关,与企业家的理想倒也比较契合,就这样一头扎进金融投资行业来,这一扎便是20多年。

“我工作时刚好赶上中国金融证券市场的兴起,所以很幸运在早期投身这个行业,具有先发优势;当我工作几年感觉需要充电时,刚好来清华读了MBA;读完重回战场,效果显著,更加坚定我在这个行业发展的决心。”二十多年的商场沉浮和职业发展就这样被陈东用几个“刚好”如此轻松地描述完。

即便是举重若轻如他者,也会有压力需要化解,也会有自我怀疑需要消除。“这(金融投资)是个人精充斥的行业,时刻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市场跌宕起伏而且竞争激烈,所以你会觉得压力非常大。”陈东坦言道,“有时也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干这行”。面对这些无形的压力,逃避从来都不是他的选择,清华的精神力量与职业责任感让他总能勇敢面对并最终成功解除这些危机警报。“行胜于言的校风让我坚信,只要踏踏实实把基本功做好,很多事情自然水到渠成,有这一点我就不怕。”“清华校友的诸多成功案例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鼓励和启示。”“而且我现在做事情坚持一个基本的出发点——不完全为自己,而更多为客户为股东,这让我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不能轻易说‘不可以’,并促使自己不断往前走。”眼下虽然金融行业已经从之前的快速发展到一个像相对平稳的阶段,“但由于之前那么多年的积累和沉淀,我也会继续做下去,在继续改革开放的背景下,金融行业还有很多发展创新空间,还能有一些作为。”陈东说。

陈东说:“如果你实现了你心中的理想,你的人生就是幸福的。”清华梦、企业家梦、金融家梦,他都一一实现了。

下一个梦想?

“现在会给自己定更高的,比如成为具有全球视野的金融投资专家。”

至于速度?

“要放慢一点,人生的幸福不是赚多少钱,当多大的官,而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实现自己人生的理想。” (采访:于红蕾 王丹 撰稿:学生记者 王丹 20121126日于清华经管学院)

(转自清华经管学院MBA校友网)